韫溪枕

‖溪声来枕上,山翠落樽前‖

‖从此脚踏两条船,一条瓶邪一条叶蓝‖

以及最爱四位小天使:言和、蓝河、茨木、湫W

我还是比较喜欢只画线稿呢(๑•̀ㅂ•́)و✧
然后就不想上色了

大概就是,两个人在健身房(当然是蓝河提议的)洗完澡换衣服?

叶修:腰不错嘛小蓝~
蓝河:……(//////)把手拿开!

SAI2真好用_(:з」∠)_好用到忍不住修仙

用新安装的SAI2摸了个蓝河
终于我也是有SAI2的人了,感动(๑•̀ㅂ•́)و✧

可以说是非常形象了_(:з」∠)_
#图片转自微博

520快乐!
叶蓝民国paro
军官叶×学生蓝
PS:加了滤镜,然后那个框是微博上找到的素材

【叶蓝】铲屎官

①好久不码字了,文笔退步,一发完结
②生活流水账形式
③大概五千多字,四舍五入就是一万呐!

蓝河想养一只猫。

这想法其实挺早就有,往前甚至可以追溯到蓝河小学年纪时遇见的第一只猫,至今他都还记得,那是一只深棕的花狸,当时就懒洋洋地横躺在巷子口的墙头。

那条巷子是蓝河家附近最深最长的一条巷子,一眼望不见头,且被两边上大大小小的阳台楼阁遮了大半光去,放在炎炎夏日里,倒是莫名生出了点幽静意味,凉爽得很,平日里要是得了闲,蓝河总会拉上三五个玩伴儿去那儿耍上一遭。

这狸花猫就那样慵懒地瘫在墙头的阴凉地里,隐约能听见写咕噜声。

小蓝河瞪大双眼,跟发现新大陆似的。

原来小猫睡觉也爱打呼噜!

不怪蓝河不知道这所谓呼噜其实并非他心中所想的那样,只是他从小家教颇严,父母从不许他私养什么小玩意,说是影响学习。

天下父母大抵都一个样。

蓝河心里门儿清,步子却始终挪不开,直勾勾地盯着狸花,顺着它身上波浪似的纹理一层层看去,手心里不知不觉生了几分汗意,竟隐隐有些发痒的势头,心中更是在不断叫嚣着,至于到底吼个啥名堂,彼时蓝河尚且不知何为‘猫瘾’这些暂且压下不提。

总之,那天蓝河如饥似渴地盯着那只花狸猫一看就是半个多小时。

直到花狸悠悠睁眼,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又居高临下地眯了蓝河一眼,大摇大摆大爷似的迈着猫步离开后,蓝河也久久不能忘怀。

苗根正红三好学生小蓝河不知道什么叫作心动,只觉得花狸睁开眼露出瞬间变换狭长的金色眼眸时,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和花狸一人一猫,万籁俱寂。

我要它!——蓝河终于听明了内心的叫嚣。

但随即他就顿住了快要追上去的步子,身为家中独苗乖宝,蓝河很清楚,父母虽然可以允许自己在外面小打小闹,但触及根本的东西,是半点不能僭越,比如,养猫。

方才尚还目光炯炯的蓝河,转瞬垂头丧气往回走,一步三回头,眼中流露地全是不舍难过。

当晚,蓝河做了个梦。

梦里还是那个悠长的巷子口,还是那样炙热的阳光,还是那只懒洋洋的深棕花狸猫,唯一不同的是,他踩上叠起的石砖,踮着脚尖,食指轻轻顺抚着花狸细软的毛皮,波浪似的纹理在他指尖流转,宛若荡起的层叠涟漪,还带着几分凉意。

至此,蓝河脑海里便驻下这么个念头,养一只猫。

只是,奈何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永远是不变的真理,蓝河熬过小学初中九年,迎来高中,满心以为高考过后即是胜利,却不想半路杀出个荣耀把他勾了魂去。

为了说服父母让自己能够从事游戏事业,蓝河是费尽口舌,绞尽脑汁,这养猫大计倒是一不小心被他暂且搁置一边了。

再到之后,公会纷争,他一阁团长分身乏术,这养猫的念头更是被压到心底角落,甚至有几分蒙尘。

然而,正所谓天道无常,轮回有道,该是你的,终究会是你的,不是简简单单一句忘了就能抛之脑后,不管不顾的。

那是蓝河正式同叶修交开始同居生活的第三个月——两人之前已经经历了长达两年的爱情‘长跑’,当然,并非时间,而是距离,HG两市隔了小半个中国,就算不心疼机票钱,可这来回也实在够呛,终于,两人商量决定,买套公寓同居。

不需要多大,刚好两个人就够。

至于这房址是怎么定的……蓝河至今都不好意思对外说出口。

roll点定房址这么随便的主意大概也就叶修这样的能想得出来。

男人对生活没多细致的要求,特别是对叶修蓝河这样的网游老手,唯求网速第一,至于别的譬如家具之类,多是拜托兴欣三美从中相助。

搬家那天头回开灶,蓝河还特意蒸了几屉虾饺招待一众好友。

方才说了,两人早已交往两年之久,但到底不是同居,这相处较之以往还是有很大不同,尤其是对彼此的一堆毛病,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

别的不说,蓝河略带强迫的轻微洁癖,碰上叶修的自在随意,就犹如天雷勾地火,冷水下油锅,猫主子遇见铲屎官。

两人相处总有磨合,可这光磨合没润滑,金刚钻也得变秃头。

就拿每周末大扫除来说,往往就是战火爆发的高峰期。

“……叶修!”蓝河咬牙切齿,扭头就朝书房吼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你的臭袜子别塞沙发缝里!”

只见蓝河两指间正夹着一只皱巴巴的灰袜,妙的是那袜子颜色深浅不一,脚底处貌似还带点发亮的油光,就算隔着塑胶手套蓝河也似乎能感受到其中的粘腻。

再看一眼自己心爱的沙发,想到自己昨晚才和叶修在上面有过一番云雨,蓝河差点没气昏过去。

只是始作俑者却只是懒散地“哦”了一声,再无反应。

俗话说,暴风雨前往往是风平浪静。

蓝河随手将臭袜扔进一旁的洗衣篮,脱下手套,走到书房叶修旁边,不动声色地问了一句,“忙完了?”语气平静完全听不出情绪起伏。

叶修尚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鼠标几下点击,随口应道,“嗯,差不多了。”

“是吗……”

从蓝河飘忽的语气里终于察觉出一丝不对的叶修,正想问起,却见蓝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一把拔下了他的帐号卡,抽出了电脑插头,脸上强压着努意的微笑几乎快要冒出黑烟,转而对他道,“那我们现在来谈谈吧。”

“……好。”

这件事为两人以后的生活和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自那天以后,叶修明白小保姆也是能惹急的。

生活逐步走上正轨,日子越发滋润和谐,蓝河心里却总觉得还差了点什么,空唠唠的差了一片儿似的,总觉得应该拿点什么补上才对。

一开始他是以为自己日子过得太闲,除了网游就是叶修,于是就去找了本烹饪书,打算点亮H市菜系的技能,既打发时间,也爽了自家。

但等他把菜谱学了个通透,这心里的失落感却不减反增,竟没半点好转。

实在想不通其中关节,无奈之下,蓝河只好寻空拉上叶修一起上街散心。

正好叶修最近滋润太过胖了不少,走走权当减肥了。

路过公园时,正好瞧见两三个小年轻正向路人分发什么,看样子是在极力宣传纸上的内容。

“……这位小姐,你看看吧,你的一份爱心就能给它们一个完整的家,这些猫我们……”

后面小年轻还说了些什么,但蓝河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猫?

猫!!!

“叶修!我知道了!”蓝河突然紧握住叶修的双手,“我终于知道我想要什么了!”

“……啊?”被蓝河突然的亲密举动惊得尚未完全反应过来的叶修,愣愣地听完了蓝河一番激动到难以自抑的话,“你说啥?”

不过蓝河对此并不在意,此刻他的眼里仿若有万千星尘一般,带着期待,直直地看着叶修,“我们养只猫吧!”

“……”啥玩意?叶修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突然就提到养猫了?

看对方沉默还以为是不同意,蓝河微微皱眉,竟是难得撒娇地软软道,“叶修……好不好啦……”

这招果然管用,叶修这一听,之前的疑惑不解全都瞬间抛到脑后,大手一挥,“好好好,都听你的。”

蓝河差点没高兴的飞起来,这要不是在外面,估计他能直接吧唧一口亲叶修脸上。

“好,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说完蓝河就小跑去了那几个发传单的小年轻身旁,不知说了一堆什么,叶修只知道蓝河脸上的神采是愈发飞扬,嘴角都能咧到耳根子去了。

等蓝河心满意足地聊完回来,已经是将近半小时以后的事了。

“好了,咱们回家吧。”

“好了?”叶修反问一句,瞥见蓝河手里多出来的传单,“给我看看?”

结果等接过一看,叶修不禁失笑,“你想养猫?”

“对呀,”蓝河笑道,“想了好多年了,今天运气好,碰到那几个志愿者,才想起了。”说完又是激动地捏了一会叶修握住他的手。

“别怪我打击你,哥可提醒你啊,这玩意不好养。”叶修任由蓝河鼓捣,然后一把反握住。

“我知道啊,当初也了解了不少……怎么,你养过?”

“嗯……也不算,当初沐橙养过,我帮着照顾一下。”

“那正好,”蓝河闻言又是一笑,“我要是照顾不过来还有你帮忙打下手。”

猫砂猫粮猫架,能想到的东西蓝河买得一应俱全,又上网查了许多资料,几番咨询,甚至列了张表格,叶修看了看,一张A4纸足足被蓝河写了个遍,半点空白都没浪费。

只是到了取名字这儿,却出了问题。

“叫什么名儿……”蓝河挠挠脑袋,一脸无辜,“我没想过啊,不就叫小猫吗?”

“……认真的?”

“小咪?小宝贝?小天使?”蓝河歪着头琢磨了一下。

“感情你取名字的技能点全用在帐号卡上面了?”叶修摆摆头痛心疾首,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能取出‘蓝桥春雪’那样名字的蓝河。

“呃,可能是我太激动了?”蓝河有些不确定,“你看啊,我想养只猫都想多久了,从小学就——”

“行,”大概是联想到什么,叶修忍不住一笑,揉了揉蓝河一头的软发,“咱就当养个儿子了。”

“噗,瞎说什么呢你。”蓝河拍开叶修作乱的手,不禁笑出声。

领养机构那边联系得很快,第二天蓝河就接到了电话,还是昨天那位小年轻,一番沟谈两人约好了时间,地方就定在昨天那个公园。

“他们猫舍离咱家太远了,所以就想了这么个折中的地方,也方便。”事后叶修问起,蓝河解释道。

对‘咱家’这词相当满意的叶修一把抱住蓝河狠狠地吸了口蓝,问,“要哥陪你一起去接儿子不?”

“哈,都让你别瞎说了,”蓝河回抱住叶修,对这安逸的怀抱也相当满意,“说不准还是一小公主呢。”

“也行啊,”叶修不假思索道,“反正都有你在不是。”

当蓝河见到小年轻送来的小奶猫时,整颗心都被萌化了。

“叶修你看、你快看啊,”蓝河兴奋地拽着叶修的袖口拉来扯去 两眼放光,“真的……好可爱!天呐怎么会这么可爱,好小一只……”

叶修无奈,看着明显已经陷入魔怔状态的自家恋人,心里竟隐隐有几分醋意。

真有这么夸张?叶修瞥向那只眼都没睁开的小奶猫,黄毛的,带了点浪花似的花纹,四只小脚丫子全是白的,粉嫩的小垫子……

……好吧是挺可爱的,叶修想。

随后就是一番交代嘱托,以及几条注意事项,蓝河听得认真,期间还不忘举一反三,叶修在一旁看的不住啧啧,心说蓝河这小保姆属性就没消过。幸好把人拐到手了。

“哦对了,小猫是男孩子,已经一个多月了,也断奶了,现阶段先喂点泡软的猫粮或者羊奶就好。”小年轻道,轻轻将小猫递了过去。

蓝河小心翼翼地接过,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声,就连点头的动作也只是微微一下。

“对了,那个……我冒昧地问一下,”小年轻突然道,脸上有些发红,“你们……是那种关系……吧?”

方才还如沐春风被萌到不可自拔的蓝河瞬间陷入僵直,这才回想起之前那些和叶修似乎亲密过了头的动作。

“呃……我、我们其实是……”

不待蓝河磕磕绊绊地解释完,叶修就一把揽过他的肩,理直气壮,“对,我男朋友,”说完还朝小年轻眨眨眼,“好看吧。”

蓝河脸立马通红一片,偏又顾忌着怀里的小奶猫,没法儿堵上叶修的嘴。

“我……那个,我会祝福你们的!”小年轻急忙道,虽然也是脸色泛红,不过眼里却带了几分激动羡慕,“你们感情真好!”

“那当然。”叶修颔首,那模样得意的很,羞得蓝河在一旁都不敢正眼多看小年轻一眼。

又是一番交谈过后,小年轻又同蓝河交换了私人联系方式和QQ。

“要是小猫有什么问题随时都可以来问我,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在线!”小年轻拍了拍胸脯。

“好啊,那先谢谢你了。”蓝河笑道,心中却不似这么想。

笑话,我蓝河好歹也是蓝溪阁公会一会之长,手底下几百号人都被我管得服服帖帖唯命是从,连叶修也被我投喂的白白胖胖(误),现在还怕照顾不了区区一只小奶猫?

“对,半夜一直叫,离不了人……”第二天一早,蓝河就哭丧着脸打通了还刚存没多久的号码,“不肯睡猫窝,可要是睡床上,我又怕半夜一个翻身不小心压着它。”

亏的他昨天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蓝河想,有些无奈地看向躺在他臂弯里的小奶猫。

或者说,小绝色。

这是昨晚他同叶修商量之后最终定来了的名字。

“这名字很合适啊,”不顾蓝河的迟疑,叶修抱起小猫道,“瞧咱儿子这小猫脸,多标志。”

“……”

电话那头的小年轻叫了几声“许先生”,这才把游离天外的蓝河给拉了会来,连忙一阵抱歉。

「没关系,刚到新家的小猫都这样,对新环境缺乏安全感,再加上幼猫比较怕冷,所以会特别粘人,小猫前三个月是培养习惯的关键期,只要过了这个阶段,之后就会好很多了。」

「不肯睡猫窝的话,你可以拿一些旧衣物或者你用过的薄被之类的垫在猫窝里,最近天气有些转凉,你也可以弄个热水袋或者暖宝宝一类的放在猫窝里,会好很多,然后……」

蓝河听得认真,不时还点点头,小绝色似有所察,有些不安分地翻转着身体。

一旁的叶修看着一人一猫,心里直发痒,到底还是耐不住,从身后将蓝河抱住,顺带撸了把小绝色的软毛。

被叶修突然这么一动作给惊住的蓝河,反应过来瞪了对方一眼,叶修则无辜对视,指了指蓝河怀里的小奶猫。

等蓝河挂了电话,叶修才问道,“如何?都跟你说了,哥是过来人,这种小奶猫晚上爱叫一点不是什么大毛病。”

“是是是,您老最厉害啦,成了吧。”蓝河翻了翻白眼,“家里有备热水袋吗?”说罢摇摇头,“算了,问你也白问,待会儿我自个买去。”

“啧,阿远,瞧你这话说的,怎么就白问了?我可以给你当跑腿的啊。”说罢就作势要往蓝河脸上亲,却被一胳膊肘挡住。

“等等,你牙刷了吗?脸洗了吗?胡子剃了吗?”蓝河冷漠着一张脸连珠炮似的问道,“还有,被子叠了吗?还想不想吃早饭了?说!”

叶修:“……”哥当初贤惠体贴易炸毛的蓝河上哪儿去了?这一脸社会我蓝哥的人是谁?

蓝河vs叶修,蓝河胜。

荣耀!

看着叶修恹恹的背影,来自腰间的酸痛不住提醒蓝河,这次绝对不能再心软了。

怀里的小奶猫不再补觉,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蓝河,耳朵来回摆动,喵喵个不停。

哦,饿了,该喂羊奶了。蓝河恍然大悟,于是又急匆匆地跑去找羊奶粉,烧热水。

那急不可耐又小心翼翼护着怀中奶猫的模样,一看就是天生铲屎官的劳碌命。

不过之前一直照顾的是一只嘲讽虚胖外加懒散惯了的老猫,而本人也倒是丝毫不觉罢了。

END

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蓝河吃键盘了哈哈哈哈哈哈不能在老叶面前乱立flag啊恍恍惚惚,买模具做键盘去吧😂